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但觉从此后人生无忧

"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

 
 
 

日志

 
 
关于我

任世间怨我坏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 我的狂或野

网易考拉推荐

【未晚】疯狗或傻逼   

2016-02-28 21:1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个词是同一个人,对,我在骂人,那位就是我二舅的老婆,一个纯贱人。
明天三姨他们就要走了,所以今天去姥娘家聚,大舅大妗子都去了,二舅不在,他老婆下班回来看到我们做好的东西,进到厨房谁也不喊,坐下就吃,我姥娘也是个挺倔的老太太,属于那种明目张胆的欺负她,她还忍不住给你做这做那,当时我姥娘开玩笑似得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就是这个女人平时从不喊我姥娘叫娘,(她欺负我姥娘是街道里众人皆知的),有事让我姥娘做就用那种吩咐仆人似得语气,我姥娘很喜欢抱怨,以前被她欺负了也从不和她吵架,被欺负了仍然默默帮她干活照顾孩子,现在我姥娘说她连娘也不叫,还用那种指使人的口气,她不想忍了。
我姥娘和她开了那个玩笑后那贱人起身骑车子就回娘家了,我妈我姨都训我姥娘不该开这种玩笑,以前她们有矛盾也是都训我姥娘,然后对那个贱人说好话。
没想到吃过午饭那贱人又回来了,说这个家是她做主,既然我姥娘想去新疆帮我三姨一段时间,那就去好了,让我姥爷也去,省的我二舅不在家,剩下她和我姥爷在家让人说闲话,我姥娘也是忍够了,两人吵个不停,我妈我姨还在说都是我姥娘的不是,我姥娘当然不愿意,我就拉我姥娘回屋了,以为这次会和以前一样,让这个贱人吧啦完息事宁人,但是她越说越离谱,我姥娘在她嘴里活脱脱成了个祸害,我当时简直想用胶带缠住她的嘴,这女人简直给脸不要脸,嗓门大的街道里邻居都围在一起对着我姥娘家指指点点,行吧,当时就我一个小辈里的大人,我就豁出去了。
我说你别说了,她愣了一下,可能没想到这个院子里居然有人敢这么冲撞她,我又指着她说,你闭嘴!
然后她就开始像个疯狗一样,说你不叫我妗子,这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你们都给我滚滚滚滚滚滚滚,嗓门巨大,滚字无限循环的从她嘴里冒出来,当时我就想我也不要脸了,我这个外甥女今天就扑上去撕烂她的嘴!然后她被旁边几个人拉着,大妗子拉着我把我拽进了屋里,我听见我妈还说回去再教训我,那贱人估计一听更厉害了,在院子里被一群人拉着骂了我足足得有五分钟,说实话我还真泼不起来,我也骂不过她,那嘴皮子溜冰场似得我比不过,她在外面骂我,晓晓你给我出来,你给我说清楚刚才的话,你别躲在里面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我说你真是给脸不要脸。
当时场面乱极,我姥娘姥爷除了叹气满脸无奈,我真是服了这个家里的所有人,为什么不能想开一点,如果想开点这个贱人估计连说话的地方都不会有,学着我大妗子多好,距离产生美,但是在她眼里对她再好都不行。
哦对了,当时她让我滚出去。其实那房子是她结婚之前我姥娘姥爷东借西借给他们盖起来的,他们没出一分钱,婚后有了孩子也是一直给他们带孩子,一分钱没花他们的,我姥娘他俩就住在那房子的两个小屋子,一个算是卧室一个厨房,他们虽然分锅了但是他们孩子一直跟着我姥娘吃。
我说我凭什么滚出去,这是我姥娘盖的,她跟个炮仗似得,撒泼说这就是她的家,我不让你在这儿,滚出去。
行行行,亲戚关系也就到这儿了,她这么骂我对我来说真的毫无意义,以后再聚就是去大舅那边,我姥娘说不会再帮她做任何事。
我妈我姨安慰了她好久才回到姥娘屋里,我姥娘不能在那里呆了,我们一走她们还是会吵架,过两天定了票我姥娘就去新疆,我们让姥爷去我家住一段时间,结果他说不去,他还感冒了很长一段时间没好,当时我觉得这老头怎么这么倔。
当时我情绪激动起伏的厉害,眼泪不停,抽抽搭搭好像受了很大惊吓,其实我是只要一想到姥娘姥爷被那个贱人欺负到这个地步而无可奈何,我又无能为力,眼泪怎么也收不住。
然后那个贱人又来到了我姥娘屋里,站在门口说,既然我姥娘要走,那让我姥爷也走就行,在外面住一段时间,散散心。
那语气僵硬的简直活像演戏最烂的演员,任谁都能听出那是在赶人。
我妈说话也硬气了一下,回答贱人说,我姥爷不走。
那贱人没办法,扭头走了。
我三姨眼泪扑扑的掉,说你们这样让我怎么走,怎么放心的下,我看着我姥爷撇着嘴眼睛也红了。
回来路上我想明白了,我姥爷之所以不走,是怕他们老两口这一走,让别人看了笑话,怕走了就回不来,怕这个艰难维系的家会真的走到尽头。
今天本来我三姨说我五叔的大姐给我介绍对象,下午要见面的,当时我眼睛哭的厉害,我三姨说我现在心情不好不相了,结果走到三姨家的时候,那家人已经到了,所以三姨带着我去了五叔的二哥家里洗了把脸,就去了三姨家。
接了喜糖,他们就说让我和那个男的进那个奶奶屋里说话,我们进去聊了有十来分钟就出来了。
回来路上我想说那个贱人真是个疯狗,但是我不能那样说,我说她真是疯了,我妈当然知道我指的是谁,我妈说是啊,她真是疯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